乳山文明网 > 文化乳山 > 马列主义在乳山的传播与实践

马列主义在乳山的传播与实践

发表时间:2018-09-18   来源:乳山文明网
    三、中共牟海、牟平、海阳县委在境内成立

  1932年8月,境内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牟海特别支部(简称牟海特支)建立,随后,牟平县委、胶东特委、海阳县委等领导机构又相继在境内建立,境内成为胶东东部地区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建立较早的地区。党组织的建立和革命活动,犹如一道阳光启迪了民众的心智,广大民众在心中憧憬着一个新天地。在极端艰难险恶的时期,虽然地方党组织领导机构从诞生、发展到短期内多次遭到破坏,但是各个年轻的党组织始终不懈的领导人民进行推翻三座大山的斗争,并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走过了一段极为曲折的道路。一次次的武装斗争和宣传活动,都不同程度地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扩大了共产党的影响,鼓舞了人民的斗争勇气,锻炼了党的队伍,为以后的革命斗争积累了经验。

  中共牟海县委(特支)成立 为了开展党的工作,发展革命力量,1932年8月,中共山东省委从济南高中派共产党员王心一、鲁自嘉(鲁宝琪,泰安人)等四人来牟海边区,与1932年2月加入共产党的宋竹庭取得联系,在夏村小学成立了境内第一个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中共牟海特别支部,在学校以教学为掩护的王心一任书记,宋竹庭、鲁自嘉分别任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特支成立后,按照分工,鲁自嘉在瑞泉中学任教员,负责牟平南乡党的工作。宋竹庭负责海阳东乡党的工作。群众基础较好、敌人统治薄弱的牟平南乡党的活动很活跃,以瑞泉中学为基点,一批中小学教员加入到党组织。鲁自嘉在课余时间经常到附近村庄开展党的活动,各村党组织负责人也经常秘密到瑞泉中学向党组织汇报工作、接受指示。不久,根据省委关于重视开展城市工作,在不同阶层的人物中开展抗日宣传工作的指示,特支派在当地教育界有影响的于俭斋去牟平城里开展工作。因于俭斋有社会经验,上层关系较多,经过活动,他当上牟平县教育局的巡视员,以这种身份掩护,牟平县党的工作开展的很顺利。接着,特支又派宋竹庭以国民党员的身份,打入国民党海阳县党部充任宣传干事,并派共产党员侯醒吾、汤远村到海阳城里第一小学任教,共同开展党的工作。他们先后领导300多名雇工、店员同虐待雇工的地主鞠庆祺、克扣店员工资的永盛号经理鞠景汉进行罢工斗争,二鞠被迫接受赔礼道歉、永不虐待雇工和如数发给工资的条件,使罢工取得胜利。又引导城里青年书店经理于文思、李百川,秘密销售革命书籍,并在店后设阅览室,供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前往阅读,并在学校发展了一批大龄进步学生加入党组织。

  10月,境内党员已达近百人,牟海特支遂改建为牟海县委,并制定了“发展组织,扩大活动”的工作方针。11月6日夜,牟海县委借纪念苏联“十月革命节”之机,组织十几名党员在街头巷口、交通要道散发和张贴《告全县同胞书》等宣传品,揭露日本侵华和国民党反动派丧权辱国的罪行,宣传共产党的革命主张,连国民党海阳县政府大堂的桌椅也贴上了。这个突如其来的行动,在海阳县城引起很大震动。国民党海阳县党部大为惊慌,反动军警开展大搜捕,侯醒吾等人被捕,宋竹庭、鲁自嘉被迫离开牟海边区,出走外地暂时隐蔽。12月,王心一在夏村被捕(后被他人帮助逃出去北平),中共牟海县委遭到破坏。

  1933年8月,于俭斋、王甫等,在午极小学重新成立了中共牟海特别支部。

  中共牟平县委(特支)成立 中共牟海县委遭破坏后,1932年12月,于俭斋在老鸦庄村建立中共牟平特支(又称老鸦庄特支)并任书记,刘经三、侯岳西、于俭业任委员。至年底,牟平南乡有共产党员50余名。1933年1月,中共牟平县委在归仁村成立,刘经三任书记,宋绍九、于子聪任委员。为了打击反动势力,处决叛徒,县委根据斗争需要,缴获洋村民团七八支枪,建立了党的武装组织游击队(又名打狗队),专门负责镇压地主恶霸、铲除叛徒密探、打击为非作歹的“地头蛇”工作,为开展党的工作扫清障碍。8月,因中共山东临时省委组织部长宋鸣时叛变,刘经三被敌人通缉而被迫离开家乡,宋绍九继任牟平县委书记,于子聪、李国屏等任委员。11月,在为纪念苏联“十月革命节”举行的大规模宣传活动中,宋绍九、于子聪被捕,牟平县委遭到破坏。1934年1月,中共牟平县委在午极村重新组建,于克恭任书记,张一民、王食三、侯岳西任委员。10月16日,张一民接设在青岛的共青团山东省工委调其去青岛工作的指示后,前去县委交接工作,突遭牟平县国民党军警包围,正在县委机关(时驻泽上村教堂)开会的于克恭及5名党员被捕,牟平县委又遭破坏。11月初,牟平县委在地口村重建,张贤和任书记,蔡英卓、柳芳斋任委员。至此,牟平县委建立了8个区委和6个直属支部,共有党员500余名。1935年11月,胶东特委发动和领导的“一一·四”农民武装暴动失败,张贤和、柳芳斋、蔡英卓等在暴动中牺牲。随后,国民党反动政府先后两次进行大“清乡”,许多共产党员被捕,牟海边区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中共牟平县委解体。

  中共海阳县委成立 1932年12月,于洲由北平回乡在兴善院一带进行党的发展工作(翌年5月于洲去文登乡师)。至1934年春,海阳东乡已有150余名党员。是年6月,中共海阳县委在岠嵎院成立,孙学之(孙世俭)任书记,刘仲益、孙杰三、单志京等任委员。县委成立后,在西圈、仇家兴、管村店、院里和北城阳(今海阳市境内)建立了5个地下联络站,并成立二区区委。海阳县委以地下联络站为活动基地,秘密开展党的工作。随后,盘古庄、车村、兴善、院里、管村店、圈港、赤家口、西圈、西耿家等村分别建立了党支部,共有党员200余名。尤其海阳东乡的岠嵎院、乳山寨一带,党的活动非常活跃,时有“小苏区”之称。

  四、中共胶东特委在刘伶庄成立

  早在1931年2月15日,中共山东省委在《山东省委工作计划大纲》中对胶东党的工作就作出指示:“整顿所属各县工作,准备成立胶东特委”。根据这一指示,1932年冬,张静源 受省委委派从莱阳县来到牟海边区,进行胶东特委的筹建工作。经与当地党组织负责人刘经三等周密考虑,决定先建立党的秘密联络站,做好各项准备工作。联络站选在位于牟平、海阳两县交界偏僻处的霄龙寺,租赁其西院偏殿以养鸡养蜂为掩护,对外称“霄龙寺鸡鸭公司”,刘经三任经理,侯岳西等人为职员。鸡鸭公司养了几百只鸡和兔子,还有刘经三从家里搬来的十几箱蜜蜂。秘密联络站的任务是印制和保存党的文件,密藏和转送枪支弹药,与胶东各地党组织进行联络,为胶东特委的成立做准备。至1933年初,胶东各县基本上都建立了县级党组织,这样在胶东地区成立中共胶东特别委员会的条件已经成熟。

  1933年3月,中共胶东特委在北刘伶庄村成立,张静源为书记,刘经三、刘松山(于寿康)为委员。特委成立后,莱阳、烟台、牟平、海阳、招远、文登、荣成、栖霞、蓬莱、龙口、掖县、黄县、福山等县党组织有了统一的领导机构,党的工作更加活跃。霄龙寺的“鸡鸭公司”成了胶东特委联系各县的中枢机关。在斗争实践中,胶东特委认识到“枪杆子”的重要性,决定逐步建立扩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张静源动员党员买枪、募枪和收集散留在民间的枪支。特委规定领导人配备短枪,学习军事知识,指定刘经三兼管军事工作,并派人到外地学习游击战争经验。由于党组织活动影响越来越大,渐渐引起了敌人的注意。1933年8月,霄龙寺秘密联络站被国民党牟平县党部察觉,并派来十几名警察前来搜查,幸亏及早做好了应变准备,没有造成损失,但是,这座存在了半年多的秘密联络站也结束了它的使命。

  1933年7月,中共山东临时省委遭到严重破坏。10月,张静源在莱阳被党内异己分裂分子徐元义杀害,特委与上级的联系中断。1934年2月,中共中央北方局派常子健前来重建中共胶东特委。鉴于山东省没有建立新的省委,8月,经中央北方局代表介绍,胶东特委转归设在青岛的代行省委职权的共青团山东省工委领导。不久,因叛徒告密,特委书记常子健被迫离开胶东去青岛,中共胶东特委遂告解体。

  五、刘经三——胶东特委早期的杰出领导人

  刘经三,又名刘炳礼、刘曰礼、刘健生,字经三,1906年出生,乳山市徐家镇黄疃村人。青年时便投身于党的地下工作,是境内早期党组织的主要发起者和杰出的领导者之一。

  刘经三出身书香殷富之家,少年时曾在瑞泉小学读书。其父亲刘岐峰中过秀才,教过私塾,后弃教行医、经商,走南闯北,拥有财富却乐善好施,友邻乡里,德高望重,还曾担任过乡长,兄弟五个排行老三,故被乡人尊称为三先生。刘岐峰交友正直,善辩敢言,风骨傲人,深明民族大义,成为牟平区域内的达人。1928年,胶东发生的农民暴动队伍攻打牟平县城时,刘老先生就曾为农民起义军头领段成斋出谋划策过。

  向往进步,追逐时代潮流的父亲对刘经三影响很大,良好的家风也造就了他善良的心底,从小就知事懂理,同情贫苦劳动人民,有胆有识,敢于同欺负穷人的地主坏人作斗争。1922年夏,16岁的刘经三考上了很有名气的济南育英中学,1925年毕业后回乡从事教学、经商及随父经营药铺等业,也曾任过旧牟平县政府教育委员等职。在此期间,他目睹了社会的黑暗和百姓的贫困和受压迫,对军阀统治和南京政府的腐败统治及卖国行为极为愤慨。1929年春,代父到牟平县出席乡长会议,据理痛斥反动县长的横征暴敛。1930年继承父职任乡长,因不满牟平县长郭培武的统治,与之抗争,遭到缉捕而被迫逃至关东。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返乡,开始探索真理,寻求革命道路。1932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代号“桃子”)。刘经三真诚直率,性情豪爽,善于沟通,智勇双全,富有顽强的革命斗争精神。正因为有这样的性格和人品,所以得到胶东地下党员干部和群众的敬佩和信赖。在白色恐怖下,大家愿意冒着杀头的风险团结在他的周围。刘经三入党后,利用境内敌人统治比较薄弱的有利条件,很快在教育界和当地农民中秘密发展了张连珠、于俭业、于子聪等一批党员,并多次发动和领导胶东南部沿海一带农、渔、盐民同反动官府进行斗争。

  刘经三还利用担任瑞泉中学董事长的身份,安插鲁自嘉、宋绍九、于子聪等中共党员和进步教师,以解释“三民主义”为题,向学生灌输马克思主义,发动学生与反动教师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从而在教师和学生中培养了一批革命骨干。

  1932年12月,刘经三与于俭斋在老鸦庄村建立牟平特支,任组织委员。1933年1月,经过刘经三等人的秘密活动与筹备,中共牟平县委在归仁村成立,刘经三任书记。他组织群众建立“抗税会”“抗租会”“读书会”“互济会”等群众性组织,加强了共产党与社会各阶层的团结,扩大了党的政治影响。为了更好开展党的工作,他在霄龙寺以开办“鸡鸭公司”为掩护,设立了党的地下联络站,以“鸡鸭公司”经理的身份,四处奔走,为党传送情报,筹集活动经费,组织和发动群众,负责与胶东各地党组织的联络。3月,中共胶东特委成立,刘经三任宣传委员后又任组织委员,并任牟平县委成立的武装组织游击队(又名打狗队)政治指导员。8月,因霄龙寺秘密联络站暴露,刘经三遭牟平县国民党政府通缉而被迫脱离家庭,在胶东各地继续从事党的秘密活动。

  刘经三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共产主义信念异常坚定。当年建立党的秘密联络机关——霄龙寺鸡鸭公司时,经费艰难。刘经三变卖了自己的部分家产,并把自家养的十几箱蜜蜂也搬来,用以筹集经费。随着工作的全面开展,经费严重不足,大家都在发愁。刘经三反复思索,还是打起了自家的主意。其父有一点积蓄,但是已经要了几次了,不能再张口了,这次要换个方法——可采取绑票的形式强取。他觉得这样做虽对父辈不忠不孝,但保险系数大。清明节前日午夜时分,他组织几名同志将其父亲刘岐峰“绑架”到村外,并留下一封信声称:明日日落之后将一百块大洋送到村西土地庙香炉底下,钱到人归。刘经三母亲和他的伯父叔叔只好照办不误,连忙凑足钱款,如期送到放在预约的土地庙香炉底下。刘岐峰归来后,也收到刘经三写来的一封信:“各位大人,膝下敬禀者乃不肖男经三,为革命事,借贷无门,只得用不恭之举暂借大洋百元,他日事业有成,加倍偿还。不肖之子刘经三。”刘经三为了闹革命而“绑架”父亲要钱的“大逆不道”,周围十里八村无人不晓,老百姓都感慨他对革命的一片赤诚,也无不感慨其父亲刘岐峰的开明大义。此事至今仍被人们传为美谈。

  1933年7月,中共山东临时省委遭破坏后,胶东特委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特委书记张静源去天津与党中央驻北方代表接上关系。10月,张静源被党内异己分裂分子徐元义杀害(11月初,徐元义被党组织处决),胶东各县党组织失去核心领导和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党内曾一度出现混乱思想。此时,敌人也加紧了对党组织的破坏,一些县委已解体,不少党员遭逮捕,个别意志不坚定者脱离了组织。在这严峻时刻,刘经三代行特委书记职务,置危险复杂的形势及自己的安危于不顾,奔走各县进行联络,领导当地党组织调查惩处叛徒,鼓励同志们不要悲观,要坚持斗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驱使他,不能被动地等上级组织来联系,应主动去寻找上级党组织。11月中旬,在文登乡师主持召开的有文登、荣成、牟平、海阳、莱阳、栖霞、招远7县党组织代表参加的联席会议上,统一了认识,并决定:推举刘经三到天津、北平寻找上级党组织;凡是没有成立县委或者县委已被破坏的县,会后立即成立县委。这次会议对巩固和发展胶东党组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危难关头方显英雄本色,刘经三肩负胶东各级党组织的重托,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几经周折,于12月在北平通过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同乡王心一,与中共中央北方局接上了关系。他全面汇报了胶东党的工作情况及面临的困难,提出请北方局派人到胶东领导党的工作。1934年1月,北方局派常子健(陕西省米脂县人,又名常学恭)随刘经三到胶东恢复特委工作。2月,在文登县林子西村建立了以常子健为书记的第二届中共胶东特委,隶属北方局领导,刘经三任组织委员。新的胶东特委成立后,一方面领导各县整顿发展党的组织,壮大革命力量,一方面在昆嵛山组建游击队,开展武装对敌斗争,党在胶东的工作出现了新的生机,其组织很快发展到10县2市。刘经三倾心致力于胶东党组织的恢复和整顿,为胶东党的发展和壮大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34年9月23日,刘经三与特委委员张连珠、李厚生同去荣成、威海等地巡视工作,途中夜宿文登崮头集旅店时被敌人逮捕。押解济南后,在韩复榘审问时,因刘经三已有通缉令,为了保存党的力量,他挺身而出,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假称与那二人宿店相遇,并不认识。使张连珠、李厚生二人得以具保释放,1935年2月刘经三被解送反省院。

  在反省院里,刘经三多次写信鼓励亲人,不要悲观动摇,必须贯彻始终的坚持革命,决不可因一时之小败而弃全业。刘经三十分关注国内外形势和中华民族之危机,于1935年12月15日写下了《1936年的危机及我们应有的准备》的精辟文章,发表在反省院的刊物《生路》月刊上,连国民党内部的人也表示此人有水平,了不起。文中通过国际国内形势的分析,预测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日本必将进行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陷于危亡的边缘,应采取的战略是全国精诚团结、全民持久抗战。他的预测及观点均被以后事实所验证,令人叹服,也由此证明了刘经三不愧为胶东早期党组织的卓越领导人。

  刘经三入狱后,党组织积极展开援救。曾为了那不安分的儿子刘经三坐过牢的父亲刘岐峰,用金钱开路,调用各种关系牵线搭桥到省各部门甚至韩复榘处,再加上抗日氛围的浓厚,所以,刘经三于1936年2月得以保释出狱,但刘岐峰的家业也从此衰落至底。

  刘经三出狱后立即与党组织取得联系,几经辗转,历尽艰辛,于1937年2月到达延安,参加抗大第一期第十队学习,结业后留延安工作。是年8月,在延河不幸溺水逝世,年仅31岁。

  刘经三出身于一个中产家庭,父辈曾希望他成为振兴刘家祖业的支柱,可他入党后却借助家族之财力及父亲名望之平台,冒着随时被捕的危险,风餐露宿奔波于胶东大地,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党的工作中。那时,他家成了党组织的联络站,有许多会议在此召开,其父母、妻子、弟媳,常常整夜地为其站岗放哨。在他的影响带动下,全家人都先后走上了革命道路,就连其父亲也为党作了不少工作。刘岐峰老人也的确令人敬佩,他全力支持儿子刘经三的革命生涯,掩护并为胶东昆嵛山红军游击队队长于得水等革命者疗过伤,后来还担任过抗日民主政府的参议员,把儿子孙子都送入革命队伍,一门三烈士。更令人感佩的是,年近古稀的刘岐峰念抗战之艰巨及解放区政府之困难,不要政府之资助,到烟台行医养活一家妇幼老小。

  刘经三以他短暂战斗的一生,为胶东党组织的发展壮大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他那一心为革命、为人民的革命英雄主义高大形象永远铭刻在胶东人民心中。(待续)

责任编辑:wenming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乳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邮箱:wenmingrushan@163.com 联系电话:0631-665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