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文明网 > 文化乳山 > 汉代文化遗存的认识

汉代文化遗存的认识

发表时间:2018-07-06   来源:乳山文明网
    乳山发现的汉代遗址和墓葬比较多,主要分布于乳山寨镇、诸往镇、育黎镇、崖子镇、下初镇、冯家镇、南黄镇、大孤山镇等地,共计28处。其中,遗址10处,墓群15处,古城遗址、冶炼遗址、铁器窖藏遗址各1处。墓葬均以中小型为主,为竖穴土坑木椁墓、砖椁墓、石椁墓、砖室墓、石室墓、瓮棺葬等。随葬的陶制品有罐、杯、盘、壶、瓮等,火候、制作俱佳。铜制品有剑、戈、镜等。非常遗憾,这些古墓都遭到盗掘破坏,文物基本损失殆尽。除城阴墓群外,其它大部分只能采集残片标本。但各墓葬无论从墓葬形制、随葬品的组合与特征以及葬制、葬俗各方面既有相近之处,又有独特之处。

  境内发现这个时期的遗址、墓葬等遗迹,说明汉代随着政治统一,齐学形成和仙道文化盛行,社会经济、文化的统一性也不断发展。尤其是汉武帝东巡胶东以后,这种文化习俗的共同性显著增长,遗址和墓葬中很常见的遗物,都是这种共同性反映,说明境内在汉代就已经是人丁比较兴旺,生产比较发达的地区了。

  一、重要遗址和墓群

  重要汉代村落遗址列举3处:一是位于冯家镇北汉村西的北汉村遗址,1988年11月发现。东西长约250米,南北宽约300米,总面积约7.5万平方米。暴露出文化堆积层厚约0.4米左右,采集标本有陶片和布纹瓦片、砖等。陶片均为夹砂或夹细砂泥质灰陶,可辨器形有豆、盆、缸、罐等。有残豆盘、残豆柄、残豆柄底、缸口沿、罐口沿、瓮口沿等,以及带纹饰残瓦当1件,均为夹细砂泥质灰陶。

  二是位于大孤山镇山西头村西的十人泊遗址(相传旧时有兄弟十人在此居住,后被官兵抄斩,故而得名),1989年6月发现。东西长约120米,南北宽80米,总面积约9600平方米。文化堆积层厚0.4~1.2米。据了解,20世纪80年代初曾在遗址中部发现一口古井,井壁以单砖渐砌,以树枝铺底,并有十余枚铜币出土。又,在遗址西约400米的河东岸,先后出土过铜剑、铜戈、椁木、陶罐和铜币等。

  据分析,遗址西河东岸应为战国至汉代墓群。

  三是位于乳山寨镇崔家沟村南的崔家沟遗址,1988年4月发现,南距黄海湾约800米,东约150米是崔家沟汉代墓群。遗址南北长约160米,东西宽约120米,总面积约1.92万平方米。据调查,遗址在1972年平整土地和建地瓜窖时,曾出土过大量的陶片、布纹瓦片和捣粮食用的石臼等。遗址因历年整地、建房等因素,其文化堆积层大部分已被破坏,只在遗址的北部有约5~10米的地方暴露出断断续续的文化堆积层,厚约0.5~0.8米。从采集的陶片和布纹瓦片等标本可以看出,崔家沟遗址应是一处汉代村落遗存,该村一农民在建新房挖地基时发现一枚汉代铭文铜镜,并发现很多大小不等的灰色汉代陶罐和晚期墓瓷碗,可惜除铜镜完好外,陶器出土时都被无意打碎随土填入坑内。出铜镜的墓距地表深约2.8米,东西长约2.5米,南北宽约1.3米,头向不详。随葬品有灰色陶瓮1件、大小灰色陶罐5件、铜镜1件。铜镜为汉“昭明镜”,圆钮,圆座,素面缘,直径8.5厘米,缘宽1厘米,厚0.5厘米。内区为八瓣连弦纹,外区为铭带,其内侧为栉齿纹,篆文字体的铭文右旋,字与字之间衬以“而”字,内容是“内清明以昭光日月”。铜镜型制与陕西商县博物馆收藏的铜镜第二式类似(见《文博》1988年第1期《陕西省商县博物馆收藏的铜镜》),故应为西汉晚期至新莽时期的遗物。

  重要汉代墓群列举4处:

  一是位于育黎镇城阴村东北的城阴墓群,1988年12月发现,墓群分布面积约15万平方米,南约400米即是育犁故城遗址。据调查,早年在村北的山坡处有较多大圆形土墩,似墓葬。20世纪60至70年代,“学大寨”平整土地和建房挖土时,此地出土较多铜器和陶器。由于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无人管理,出土的遗物均被砸碎回填。1979年,乳山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曾对其中两座墓葬进行过发掘清理,先后出土了一批器物,有:青铜剑4件,青铜戈1件,错金睡鹅1对,铜镞5件,髹漆木剑鞘1件,以及泥质灰陶兽耳兽足陶奁1件,椭圆形泥质灰陶双耳耳杯(大小)共30余件,敛口卷沿泥质灰陶瓮3件,圆唇、外卷沿、鼓腹泥质灰陶罐3件,侈口、鼓腹、高领泥质灰陶罐2件等(上述器物均被收藏于乳山市文物管理所)。两座墓亦为土坑木椁墓,墓室深距地表约4~5米,长宽均在4米左右。根据出土遗物迹象分析,此地原为一较大汉墓群,与《续山东考古录》等文献所记的育犁故城遗址,应为同一时期。城阴汉墓群的发现对于研究汉育犁故城的历史沿革及其墓葬葬式等,具有较为重要的参考价值。更多发现有待进一步的深入发掘。

  二是位于育黎镇北勇家村西的北勇家墓群,北邻育犁故城遗址,1988年12月发现。墓葬分布在南北长约1000米,东西宽约200米,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的小山上。据调查,在20世纪60至70年代农民挖蓄水池和栽果树时,曾发现一批长方形砖室墓和石室墓,顶盖石板,部分石构件雕刻人物、兽及几何花纹等图案,出土的随葬遗物有灰陶罐、木俑、铜剑、铜镜等。由于无人管理,当时出土的遗物均被砸碎,墓室的画像石、砖大多数填砌在蓄水池底部。此次调查,在蓄水池西南侧发现十余块残画像石,均垒在石墙上。其中,有一截较清晰的十字连环纹画像石,宽1.56米、厚0.18米、长不详。在墓区的北侧发现有几支残墓画像石构件,均竖立在原地未动。根据墓葬形制和结构、墓砖风格和出土遗物、墓葬残留部分墓石构件的画像图案及调查情况分析,此处应是一处汉代墓葬群。该墓葬群与相邻的育犁故城遗址为同一时代,并有一定的联系。该墓群的发现,对研究育犁故城的兴衰历史和本地区的汉代墓式及文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三是位于午极镇车道村西北的车道墓群,1988年12月发现,分布面积约1.5万平方米。据调查,墓群北部曾暴露有长方形穹隆顶砖室墓,此墓早年已塌陷,仅存南部约3米长。从一残墓的底部看,墓南北长约5米,东西宽约3米。曾出土过白瓷碗、陶罐以及11件小铜饰。铜饰均加有薄铜盖,之间用铜销相连。铜质为合金铜,即黄铜;铜销有自然铜和黄铜两种。铜饰的用途不详,可能是随葬木制品的锁和装饰品。根据墓葬的形制、结构和墓砖的风格等分析,此处应是一处汉代墓葬群。

  四是位于冯家镇消水河村东北的消水河墓群,1988年12月发现。墓区分布在长约80米,宽约60米,总面积约4800平方米的山坡上。从已清理的一座残墓看,墓葬东西向,长1.2米,宽0.6米,属竖穴土坑瓮棺葬,由泥质灰陶筒形器及釜组成。从采集的陶片看出为釜、钵及筒形器等3件器物,据标本分析,此墓葬的葬式、形状和器物的制作风格应为汉代时期的瓮棺式墓葬。消水河墓葬的发现,对研究瓮棺墓葬的瓮具、葬式提供了重要依据。

  秦、汉以后,中原人口东移,境内村庄渐增,但村庄规模较小。从以上所列汉代村落遗址、墓群遗址,可以看出其共同特点:一是村落都位于河流侧旁,说明水源对生活的重要意义不可取代,境内古代居民都把择水而居排在首位;二是文化堆积层采集标本陶片、砖瓦等残片遗物,均为夹砂或夹细砂泥质灰陶,可以看出有罐、盆、瓮、钵等器形,有折沿、方唇、直腹、圆底、直口、侈口、收口等各种形状,并且底部、口部或腹部饰有或粗或细绳纹,说明那时居民不仅陶制工艺水平较高,所制陶器区分各种用途,而且追求美的感觉和享受,尽量做到实用性与美观性结合;三是既有1万平方米以下的集聚地村落,也有超过7万平方米的较大村落,不仅有山区的北汉村遗址,也有距黄海湾仅800米的崔家沟遗址,说明当时境内村庄规模大小有之,山区沿海皆有坐落,人口已经不算稀少,且呈现出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状态。

  二、冶炼和铁器窖藏遗址

  在境内发现的姜家夼、枣林、葛口等多处古代冶炼遗址中,以冯家镇葛口汉代冶铜遗址最为显著。该遗址位于冯家镇葛口村西邻村的西山脚下,2009年4月发现,东西长约150米,南北宽约100米,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据调查,在村西山坡上有一口早年废弃的矿井,周边有很多废铜残渣块和陶片,残渣堆四周的土地庄稼生长非常不好。根据这种情况,经实地考查,发现此地有一堆堆残渣,俯拾皆是;在残渣堆积中,采集到夹砂灰陶和灰褐陶片等。同时,还在遗址西山腰处,发现一口废弃的矿井,井口直径3米,深度不详;井旁和山下堆放大量废弃的炼铜铜渣,渣内夹杂许多陶片等。

  据了解,早在20世纪60至70年代,村民建房在遗址处搬运大块残渣填地基和垒墙时,曾发现炉具等遗物。2007年矿井被探矿者重新挖掘过,出土过铁锤、铁凿、柞木桩等物。2009年调查时没有发现和收集到完整的器物、铁锤、铁凿及炉具等,只采集到部分陶片、残柞木块。根据调查情况和采集的陶片分析判断,此处应是一处汉代采矿、冶炼为一体的冶铜、铸钱遗址,可惜暂无更多的发现。

  有专家说,汉代金属冶炼遗址为数不多,与居住遗址的数量相比可能是一比一百的比例。当年境内就有冶炼窑,说明矿藏丰富,也说明了人们已经有熟练开采利用的技术了。

  遥想2000多年前的此地,必是炉火熊熊、人声鼎沸,一派热闹景象。但如今只成遗址,独守寂寞。由于此汉代采矿、冶炼为一体的冶铜遗址保存较好,2009年11月被威海市人民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获评“山东省第三次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

  境内还发现一处汉代铁器窖藏遗址,位于徐家镇大浩口村西南原小学门前,北为炮顶山(也叫银顶山),窖藏位于该山前坡下脚的高地上,1993年3月发现。据调查,出土铁器的地点较周围高,窖藏埋于地表以下深1.5米处,窖坑南北长约1.25米,东西宽约0.95米,深约1米。坑内填土为黄褐色,下层为酥石。这批铁器部分锈蚀严重,器形难辨;大部分完整,锈蚀较轻。出土铁器有犁铧、犁镜、镰、斧、镢、锛、铲、凿、刀、S形器、车辖、锸、锄勾、马镫、锨、釜及长方形铁器等共41件。另有折沿双耳釜口沿碎片、无法辨认器形的碎片及铁渣等约80余公斤。

  由于铁器易产生锈蚀,且用途广泛可以回收利用,所以现今遗留的铁器存世量很小。一次性出土这么多的铁器,在乳山境内还是第一次,在胶东半岛也属罕见。这批窖藏铁器中,有的与北京西郊、河南长葛、陕西渭南、山东沂水等地出土的汉代同类铁器相似。因此,可判定年代约为东汉末年或稍晚。这一窖藏的发现,对研究汉代生产生活用具提供了有重要价值的实物资料。

  境内铁藏丰富,诸往镇铁山、垛疃一带尤甚,汉代曾于冶处置铁官,主管冶炼。北宋文学家、地理学家乐史撰《太平寰宇记》中就有记载:“铁官山,在文登县西百四十里。按此山去牟平百里,锢铁之处犹存。汉置铁官。”清光绪《增修登州府志》载,“铁官山在(宁海)州西南一百四十里,汉置官铸冶于此。”清代乾隆举人冷泮林在《登州沿革考》中称“铁官今名铁山,育犁西南四十里。”这些记载就是境内采矿冶炼历史悠久的佐证。铁官山当指今铁山一带,20世纪50年代后期建设垛疃铁矿,开始机械化开采。70年代又建设马陵铁矿,成为烟台小钢联的重要生产基地。

  汉代人对铁器重要性的认识非常高,汉代铁器的制造和大量使用,已普及到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对水利的兴修、道路的开通、农业的精耕细作等方面都起到了重要作用。境内发现的石椁墓、石室墓及各种石雕像、石刻画像,都是与铁制工具的进步分不开的。铁制农具当时已成为主要的生产工具,大浩口铁器窖藏遗址出土的这批铁器,多是农具、工具和生活用具,可以明显看出具有锻制和铸制两种制造方法,说明此地冶铁技术和铁制工艺的进步,锻件和铸件已达到钢的标准,是境内当时生产力发展一定水平的标志。

  铁器铸造在汉代已经走向成熟,它使汉代走向中国第一座经济文化高峰。铁器关系到国计民生、军备国防,制铁业成为特别重要的从产业,自然受到汉王朝的重视。西汉初期,各地制铁业多被控制在诸侯王及富商手中。从汉武帝时开始垄断制铁业,在全国设铁官40余处,并实行专卖政策。但地方豪强地主仍私设工场,自造铁器,官府亦不能禁止。东汉章和二年(88年)盐铁开禁后,各地冶铁业多为豪强地主私营。

  据分析,大浩口铁器窖藏主人或是某个地多家大的豪强地主或富商,窖藏或是其工具库。从种类繁多的农作工具看,说明境内当时金属手工业已达到相当水平,农业的精耕细作也达到一定程度,进而说明当时此地已是热闹的村落或集市。 

责任编辑:wenming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乳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邮箱:wenmingrushan@163.com 联系电话:0631-6652124